当中国汽车业在为广州标致如此惨烈的收场而扼

作者: 系统动态  发布:2019-09-21

除了当年广州标致从辉煌到落幕那段历史的亲历者,如今汽车圈里已经鲜有人对加列维(Jacques Calvet)这个名字感到熟悉。他的确切身份是1984年至1997年、拥有标致及雪铁龙两个品牌的PSA集团总裁,而1984年至1997年恰好涵盖了广州标致由生至死的整个生命周期。

当广州标致出现亏损时,加列维及时收手。当我们说PSA以及旗下法国标致失去了在中国发展的最好时机时,法国人并不以此为憾

当那些与广州标致有关的尘封往事再度被揭开的时候,《汽车商业评论》试图将从这个叫做加列维的法国人的角度,来重新审视那段历史,也许你会发现,在当时,一位不具备全球视角和长期战略思维的领导人和企业管理层,会给一段看似势头良好的合资合作埋下怎样失败的种子。

除了当年广州标致从辉煌到落幕那段历史的亲历者,如今汽车圈里已经鲜有人对加列维(Jacques Calvet)这个名字感到熟悉。他的确切身份是1984年至1997年、拥有标致及雪铁龙两个品牌的PSA集团总裁,而1984年至1997年恰好涵盖了广州标致由生至死的整个生命周期。

从1985年法国PSA集团旗下的标致汽车与广州机电局合资组建广州标致汽车公司,到1997年合资公司停产清盘并以1法郎卖给后来的广州本田,广州标致已经作为中国汽车合资企业中的经典失败案例被来来回回剖析过多次,无论是对于资本结构不合理、车型落后价格高、国产化率慢的反思还是针对管理、销售体制及售后服务落后的深刻探讨,所有一切始终不能绕过的,便是针对法方对合资项目消极姿态与战略失误的声讨。

当那些与广州标致有关的尘封往事再度被揭开的时候,《汽车商业评论》试图将从这个叫做加列维的法国人的角度,来重新审视那段历史,也许你会发现,在当时,一位不具备全球视角和长期战略思维的领导人和企业管理层,会给一段看似势头良好的合资合作埋下怎样失败的种子。

但是,反思和声讨似乎是单方面的。当中国汽车业在为广州标致如此惨烈的收场而扼腕叹息时,远在巴黎包括总裁加列维在内的PSA集团高管却认为,过去十几年他们在中国的表现是一场胜利——他们用很少的投入(22%的股份主要用中方应给的技术转让费和法国设备入股),却通过CKD赚取了大量的法郎(从1984年到1995年底为止,法国标致供应的CKD件的总额为33.3亿法郎,约合当时人民币近50亿元)。

从1985年法国PSA集团旗下的标致汽车与广州机电局合资组建广州标致汽车公司,到1997年合资公司停产清盘并以1法郎卖给后来的广州本田,广州标致已经作为中国汽车合资企业中的经典失败案例被来来回回剖析过多次,无论是对于资本结构不合理、车型落后价格高、国产化率慢的反思还是针对管理、销售体制及售后服务落后的深刻探讨,所有一切始终不能绕过的,便是针对法方对合资项目消极姿态与战略失误的声讨。

于是,一切变得都不难理解了。无论是针对标致504、505国产化进程以及引进新车型的不积极,还是对当时广州标致三期工程决策的拖泥带水,都是源于法方从未以长远的眼光来审视过这个项目,他们在乎的是这个项目能够在短期内带来多少利益,而不是未来能够在中国走多远。

但是,反思和声讨似乎是单方面的。当中国汽车业在为广州标致如此惨烈的收场而扼腕叹息时,远在巴黎包括总裁加列维在内的PSA集团高管却认为,过去十几年他们在中国的表现是一场胜利——他们用很少的投入(22%的股份主要用中方应给的技术转让费和法国设备入股),却通过CKD赚取了大量的法郎(从1984年到1995年底为止,法国标致供应的CKD件的总额为33.3亿法郎,约合当时人民币近50亿元)。

而作为当时PSA集团总裁,加列维显然是这一战略思想的“代言人”。

于是,一切变得都不难理解了。无论是针对标致504、505国产化进程以及引进新车型的不积极,还是对当时广州标致三期工程决策的拖泥带水,都是源于法方从未以长远的眼光来审视过这个项目,他们在乎的是这个项目能够在短期内带来多少利益,而不是未来能够在中国走多远。

1931年9月出生的加列维毕业于巴黎国立行政学院,毕业后曾在法国国家审计院工作,并为时任法国财政部长的德斯坦当过办公室主任,德斯坦当选法国总统后,加列维便开始了他在巴黎国民银行的就职生涯,并一直做到总裁职务。

而作为当时PSA集团总裁,加列维显然是这一战略思想的“代言人”。

1982年,PSA因为1970年代的几次收购而遭遇了很大的财政困难,于是,52岁、被PSA家族看作有能力帮助集团脱困的加列维被请到了PSA,2年后的9月4日,加列维正式成为这一家族企业的总裁。

1931年9月出生的加列维毕业于巴黎国立行政学院,毕业后曾在法国国家审计院工作,并为时任法国财政部长的德斯坦当过办公室主任,德斯坦当选法国总统后,加列维便开始了他在巴黎国民银行的就职生涯,并一直做到总裁职务。

从1984年,加列维开始对标致和雪铁龙两个品牌进行大刀阔斧的整理,12000人遭到裁员,同时他因为想要大力发展当时不被看好的雪铁龙品牌,曾经引起标致员工的大罢工。他的强硬被人称为“用仇恨来管理”,结果也就可想而知,PSA并没有按照他的设想成为进入欧洲一流的汽车公司行列,而他自己也在1997年被让·马丁·佛尔兹取代。

1982年,PSA因为1970年代的几次收购而遭遇了很大的财政困难,于是,52岁、被PSA家族看作有能力帮助集团脱困的加列维被请到了PSA,2年后的9月4日,加列维正式成为这一家族企业的总裁。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加列维从一开始进入PSA集团其目标就是要使之成为欧洲一流的公司,这一点可能也是PSA家族为何选中加列维的原因,纵观PSA的发展历史,这一家族似乎从未能够摆脱欧洲地域的思维。

从1984年,加列维开始对标致和雪铁龙两个品牌进行大刀阔斧的整理,12000人遭到裁员,同时他因为想要大力发展当时不被看好的雪铁龙品牌,曾经引起标致员工的大罢工。他的强硬被人称为“用仇恨来管理”,结果也就可想而知,PSA并没有按照他的设想成为进入欧洲一流的汽车公司行列,而他自己也在1997年被让·马丁·佛尔兹取代。

而加列维则是个不折不扣的狭隘民族主义者,他反对欧洲一体化、反对使用欧元共同货币、反对欧洲汽车市场向日本开放,并自诩为法国汽车工业的捍卫者,这就不难想象,当欧洲市场在逐渐萎缩,与之同在欧洲的大众等汽车公司早已开始致力于在世界范围内寻找机会的时候,象加列维这样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具有全球视野和思维。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加列维从一开始进入PSA集团其目标就是要使之成为欧洲一流的公司,这一点可能也是PSA家族为何选中加列维的原因,纵观PSA的发展历史,这一家族似乎从未能够摆脱欧洲地域的思维。

回到当时,加列维刚刚出任PSA总裁,希望能够位处在财政困难的PSA找到一些能够赚钱的项目,而香港商人何子栋恰在此时牵线搭桥,于是,PSA在即将合作的广州项目上看到了能挣上一笔的希望。

而加列维则是个不折不扣的狭隘民族主义者,他反对欧洲一体化、反对使用欧元共同货币、反对欧洲汽车市场向日本开放,并自诩为法国汽车工业的捍卫者,这就不难想象,当欧洲市场在逐渐萎缩,与之同在欧洲的大众等汽车公司早已开始致力于在世界范围内寻找机会的时候,象加列维这样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具有全球视野和思维。

加列维当时的想法就是汽车制造太复杂,底子薄弱的中国搞不了生产,他的计划就是通过大量进口PSA旗下法国标致的504、505的零部件由中国组装,来赚取中国的钱。为了降低风险,合资之时,法国标致只占了22%的小股。

回到当时,加列维刚刚出任PSA总裁,希望能够位处在财政困难的PSA找到一些能够赚钱的项目,而香港商人何子栋恰在此时牵线搭桥,于是,PSA在即将合作的广州项目上看到了能挣上一笔的希望。

法国人运气够好,广州标致生在了一个好时候,当时全国轿车产量很小,竞争的品牌也很少。所以不错的性能、内饰和操控性,使得标致汽车特别是505轰动一时,并一度在国内市场供不应求,1988年,广标年产量至5000辆以上,开始盈利。

加列维当时的想法就是汽车制造太复杂,底子薄弱的中国搞不了生产,他的计划就是通过大量进口PSA旗下法国标致的504、505的零部件由中国组装,来赚取中国的钱。为了降低风险,合资之时,法国标致只占了22%的小股。

在这个过程中,法方通过CKD赚取了大量的利润,也正因如此,他们不愿意看到零部件的国产化。一直到1993年,随着竞争对手的逐渐发展,广标优势不在了——国产化率上不去价格偏高,桑塔纳、夏利的竞争优势上来,广标汽车开始积压,企业出现亏损。但是亏损的是中方。

法国人运气够好,广州标致生在了一个好时候,当时全国轿车产量很小,竞争的品牌也很少。所以不错的性能、内饰和操控性,使得标致汽车特别是505轰动一时,并一度在国内市场供不应求,1988年,广标年产量至5000辆以上,开始盈利。

当项目盈利时,一切都好说,于是就有了1992年广标三期项目15万辆规模的计划,不仅初定引进406,连地方都已经找好。但是当广州标致亏损时,加列维便开始动摇了,接下来的1995年12月3日,加列维的中国之行不仅没有为广标挽回生机,反而促使它快速走向灭亡。

在这个过程中,法方通过CKD赚取了大量的利润,也正因如此,他们不愿意看到零部件的国产化。一直到1993年,随着竞争对手的逐渐发展,广标优势不在了——国产化率上不去价格偏高,桑塔纳、夏利的竞争优势上来,广标汽车开始积压,企业出现亏损。但是亏损的是中方。

广州方面希望争取利用加列维访华促成广标三期项目来拯救广标,但加列维却认为,广州标致不能盈利,情况不好转,对于一个前景不明的项目PSA不愿意投资,几天后,加列维离开中国。原中国汽车工业公司总经理陈祖涛曾评点广州标致的失败,他认为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加列维对中国市场没有信心。

当项目盈利时,一切都好说,于是就有了1992年广标三期项目15万辆规模的计划,不仅初定引进406,连地方都已经找好。但是当广州标致亏损时,加列维便开始动摇了,接下来的1995年12月3日,加列维的中国之行不仅没有为广标挽回生机,反而促使它快速走向灭亡。

但现在看来,没有信心也许只是加列维所代表的PSA集团整个管理层的一个表象,而根源则在于PSA集团从来不是一个有长远目标和规划的企业,因此当广州标致出现亏损时,加列维及时收手,这符合他们短期逐利者的思维及战略,也正因如此,当我们说PSA以及旗下法国标致失去了在中国发展的最好时机时,远在巴黎的法国人并不以此为遗憾,反而以赚到了钱而倍感成功——事实上,他们当年的目的不就是赚钱吗?

广州方面希望争取利用加列维访华促成广标三期项目来拯救广标,但加列维却认为,广州标致不能盈利,情况不好转,对于一个前景不明的项目PSA不愿意投资,几天后,加列维离开中国。原中国汽车工业公司总经理陈祖涛曾评点广州标致的失败,他认为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加列维对中国市场没有信心。

只是,PSA现在似乎有一点全球意识了,他们希望能够跳出欧洲的樊篱向世界范围拓展,佛尔兹的接班人、现任PSA总裁斯特雷夫已经公开表示公司要向World的方向发展,但是,如果PSA依旧没有想通他们在广州标致项目上思路及策略是否有问题,那么PSA家族的短视基因也许仍旧不会改变,至少在2008年上半年,PSA85%的营业额仍是在西欧获得的。

但现在看来,没有信心也许只是加列维所代表的PSA集团整个管理层的一个表象,而根源则在于PSA集团从来不是一个有长远目标和规划的企业,因此当广州标致出现亏损时,加列维及时收手,这符合他们短期逐利者的思维及战略,也正因如此,当我们说PSA以及旗下法国标致失去了在中国发展的最好时机时,远在巴黎的法国人并不以此为遗憾,反而以赚到了钱而倍感成功——事实上,他们当年的目的不就是赚钱吗?

只是,PSA现在似乎有一点全球意识了,他们希望能够跳出欧洲的樊篱向世界范围拓展,佛尔兹的接班人、现任PSA总裁斯特雷夫已经公开表示公司要向World的方向发展,但是,如果PSA依旧没有想通他们在广州标致项目上思路及策略是否有问题,那么PSA家族的短视基因也许仍旧不会改变,至少在2008年上半年,PSA85%的营业额仍是在西欧获得的。

本文由ag亚游发布于系统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当中国汽车业在为广州标致如此惨烈的收场而扼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10月20日广州钢材市场价格行情